广州市民24小时战疫图鉴:抢菜定闹钟、快递谍战片、冰箱保卫战

至少在2020年春节前,谁也不会预料到,在未来的几周,国人的消费习惯也一夜之间发生巨变。为了QQ农场“偷菜”而设定闹钟,是90后共同的青春回忆,但如今,他们又要在凌晨12点守着闹钟抢绿叶菜,为吃而绞尽脑汁。在家办公的老父亲老母亲穿梭于各类APP之间,帮孩子从QQ群找到当天任务,还要陪着阅读打卡、背古诗,预约拓展课。回头却发现,自己一堆工作没做完,却又到了做饭时间。

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轨迹,也带动了新的生活场景。突然实现“宅”梦想的人们,除了预约口罩、预购消毒液之外,一天24小时或许离不开抢菜、在线办公、上网课等场景,人们总能在朋友圈的吐槽和段子中找到同款人生。

随着疫情的发展,每个人的24小时已被拆分成不同的时间段。对此,南都推出一份“广州市民的24小时战疫图鉴”,他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片段,都是这个特殊时期下你我的代表。当我们暂时以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在等待春天到来的时候,这样的生活片段背后,是谁在与我们通过手机与网络建立一种看不到、但可以切实感受到的联系,手机背后的故事如何在同一时空下同步进行?

【00:00】

每天都像双11:半夜定闹钟抢菜

哄完娃睡觉后,张晴等来属于自己的时间。2月14日零点刚到,她直瞪着手机,准时开始抢菜。结果,没买到油麦菜。临睡前,又定了上午10点的闹钟接着抢。疫情到来后,她居住的琶洲新村实施封闭管理,线下菜市场、餐饮店关停,基本靠生鲜电商维系一日三餐。

“每天都像是双十一。”很少做饭的张晴按照网上流传的抢菜时间表,总结出了规律,下手要准,必要时不能太挑,犹豫时间绝不能超过5秒。否则,就算有菜,也没有配送小哥派送。受疫情影响,生鲜电商需求暴涨,外地员工无法返工,配送人手紧缺。

上午10点,张晴终于抢到了油麦菜。就在她下单的一瞬间,位于其小区不远处的京东7FRESH七鲜超市店的配送员梁翰文的手机上,收到了张晴的订单信息,而此时梁翰文正在店内忙着给像张晴这样的客户分拣商品。像这样的订单接着订单一刻停不下来的日子,梁翰文已度过了十多天。

“我大年三十下班后回湛江过年,初二就回来了。”翰文告诉南都记者,虽然回来前有所准备,但他还是被吓到了,订单量是平时三倍。“从早上9点进店到清完订单下班,每天要跑近20趟,仅中午有10分吃饭时间。”琶洲新村、保利天悦两大高端社区占他每天单量的80%,多以肉和蔬菜为主,每个订单都是2-3天的量,有时打包就要30分钟,最多的一张订单有156件商品。连日来,广州持续大到暴雨,并亮起寒冷黄色预警,他的订单量却不降反升,“今天雨有点大,货还没送完,估计要到晚上快10点了。”

【8:00】

停课不停学:老师当“主播”,学生双击666

当张晴还准备上午10点准时抢菜的时候,身为广州某小学班主任以及英语教师的小代已开始准备当天的直播教学课程。早上8点,代老师打开电脑准时开播,“自从开始线上教学后,每天上午要陪学生上20分钟的录播课,这部分课程由区教育局统一录制,下午则要在QQ群直播间直播答疑。”

为响应教育部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的号召,老师们纷纷端坐镜头前,开始了自己“十八线主播生涯”。

“中小学学生还好,至少上课之余,学生还会疯狂双击666,也算是有反馈、有回应,但作为一个幼儿园老师,直播上课就死一场灾难。”小曹是一名幼师,镜头前是4-5岁的中班小朋友,她一个人不仅要又唱又跳,还要饱含热情,但尴尬的是没人回应,小朋友大多不会操作手机、电脑,只能依靠父母。代老师表示,由于学生年级较低,网课过程中家长都会全程陪同,“这就相当于我一直在同时给学生和家长上公开课,压力比以前大很多”。

春节假期之后,由于远程办公、学习的需求上升,人均使用时长进一步增加了30分钟飙涨至7.3小时,逼近8小时工作制大关了。

【10:00】

周末被迫“营业”:24小时待命,“007”上线

新冠疫情暴发,让全国各地教师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迅速走红网络――直播,在各种短视频平台上,教师直播翻车的点击量居屡创新高。与此同时,居然办公也让不少人却体会到了另一种“宅”的无奈。

在张晴买到油麦菜、代老师上课两小时后,宁檬从被窝里缓缓爬起来,打开电脑、静坐了10分钟,终于想起来要登陆办公软件。她是一家科技公司的程序员,往年的春节后复工日,她本该仔细打扮一番坐在窗明几净的写字楼里,如今却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敲代码。

“远程办公这个系统没有权限,权限需要找领导审批,网络连接不稳定,半天移动不了鼠标,时常掉个线领导找还以为我下班了”、“远程办公会议多了好多,不过线上会议电话接入后,自己可以一心二用,效率倒是提升了。”按照宁檬的说法,在家办公相当于24小时待命,“从996彻底变成007,周末也要被迫营业。”

伴随着全国多个省份陆续复工,全国上千万企业、近两亿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其中在2月3日春节假期结束后的首个工作日,大批访问量和使用量甚至导致企业微信、微软团队协作工具Microsoft Team等移动办公软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故障或崩溃。为了应对庞大的用户需求,各企业均对服务器紧急升级,腾讯会议的工作人员每天都在进行资源扩容,以便宁檬这样用户可以在家办公不影响工作。据了解,腾讯会议日均扩容云主机接近1.5万台,8天总共扩容超过10万台云主机,共涉及超百万核的计算资源投入。

【11:00】

最怕挤公交:“短途骑车,长途打车”

不同于宁檬在家远程办公,2月2日郑晶返回广州上班,她一早拖着行李箱奔赴火车站。由于镇上的公交系统没有恢复,她和小伙伴等了好久才拼到了一辆车。上午11点左右,火车抵达广州火车南站,这大概是她印象中客流最少的一次,当天的客流同比少了7成。

出站后,郑晶没有选择地铁,为了谨慎起见,她和朋友打开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新冠疫情的发展令许多像郑晶一样的返程人员避开了最实惠的公共交通,考虑到公交人流量大、来往密集、传染风险高等特点,“短途骑车,长途打车”的习惯进一步得到普及。

像郑晶一样,当下打车或许已成为影响生活“恩格尔系数“的关键因素。滴滴出行的数据显示,2月8日至今,广州网约车总体订单平稳增长,订单热点区域以广州东站、从化汽车站、珠江新城、车陂地铁站、番禺区部分地铁口、嘉禾望岗等交通枢纽为主。截至2月7日,滴滴已为8000余台车辆提供免费消毒服务。

【12:00】

堂食谢客:餐饮迎宾变身外卖专员

在郑晶返回住处的路上,她决定在订个午餐。中午12点左右,接到类似郑晶这样的顾客们的订单信息,小梁将菜品仔细打包,装入消毒湿巾,并将事先写好的安心卡与外卖单一起用封口贴封口,等待骑手。骑手到达门店后,需要在“骑手安全等候区”歇三分钟,然后小梁会对骑手进行测温、记录,同时在安心卡上写上菜品制作人、装餐员以及外卖骑手的实时体温,最后对骑手的手部进行消毒、再次确认取单号后,小梁才算完成了一次骑手取餐。

小梁是西贝莜面村门店的一名员工,在“迎宾管理”岗位上工作了近三年,但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门店取消了堂食业务,她的工作也从迎宾变成了外卖专员。

2月以来,全国各地的企业陆续复工,但线下餐饮企业仍无法正常运营。“京东生鲜发起了‘餐饮零售发展联盟’,帮助线下企业实现供应链转型。他们将开放全渠道、C2M定制、冷链物流等,为餐饮企业开拓业务创新模式。”据西贝有关人士透露,他们和海底捞、东来顺等100多个餐饮企业已经加入。在业内看来,堂食、外卖受阻情况下,半成品速食的全渠道市场有望成为餐饮行业生存和发展的新机遇。

【14:00】

库存“保卫战”:晒冰箱、拼余粮

当郑晶等待外卖的时候,邓昕和她的小伙伴则在家里自己做饭,而拍下自家装满存货的冰箱,或是晒出定闹钟抢回来的包菜、西洋菜等绿叶菜,然后在朋友群晒冰箱、拼余粮,互相斗图,是她们每天最大的娱乐。

她只赢过一次,两大盆共40斤肉,50个鸡蛋、4袋面粉,一堆蔬菜,以及比平时更加丰富的水果。但她并非胜在数量,而是够拼。曾经定了凌晨4点多闹钟起床,在京东、京东到家上蹲点买买买。“春节下楼拿快递都会见到京东小哥,知道不用担心送货,可看到冰箱有点空就会不太适应。”邓昕说,现在她每天最想见到的就是快递小哥,接到快递小哥电话的时候,也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

邓昕和她的小伙伴们的斗图

在邓昕和她的小伙伴每天不停囤囤囤的同时,京东零售负责华南区食品采销的李玉嫦从大年初三开始,就在云浮老家里进入了高度紧张地工作状态。“大年初三,米面粮油的销售就暴增了,而在往年这个时间的销售是非常平稳的。”每天关注疫情新闻的李玉嫦意识到,接下来自己的工作将会对大家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

从这一天开始,李玉嫦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关注时时库存。李玉嫦告诉记者,从过年到现在,她每天也有些提心吊胆,担心供应商因为产能无法及时供货,然后消费者买不到必备的生活物资。“有时候一天要给供应商打很多个电话,时刻了解他们的复工时间和产量情况,只要有货,我们就第一时间入库。”

京东的数据显示,正是像李玉嫦这样众多的电商背后的工作人员的努力,才使得许多人的锅里有米,家里有油。疫情期间,广东在民生食品消费方面销量第一,销售占比超20%,几乎是北京地区的2倍。最爱囤大米,其次是面粉和杂粮。广东人累计买了520万袋/桶,大部分品牌的方便面在2月初就有断货的现象,需及时调货。

【15:00】

最长一通电话:打给客服打到欠费

就像邓昕与李玉嫦一样,通过这样微妙的方式被联系到一起,还有丁洋。丁洋没有想到,月底连续几晚的电话令他2020年第一个月就欠了话费。下午15:00翻查记录才发现,时间最长的通话都是打给在线旅游平台(OTA)客服的。按照原计划,丁洋正月初一应该和家人在泰国度假,但随着疫情的蔓延,出行计划不得不提前2天临时取消。为尽早退掉预订的机票、酒店以及各类当地玩乐项目,丁洋想尽了各种方法:在线自助提交申请、在APP求助人工客服,为绕过高峰通话期缩短等待时间,他甚至特意等到凌晨再给航司打电话。

携程透露,原本今年春节长假预计会有4.5亿人次出游,广州是今年第二大旅游目的地,但受疫情影响,“所有的订单瞬间变成退单,加上国家铁路、民航、文旅等管理部门从1月23日开始,短短一周时间相继推出11条新政,每一次都会带来旅客的需求井喷。”2008年从业至今,携程酒店服务运营负责人陈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急状况,他们每天要处理丁洋们的几百万个订单。

据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近日介绍,截至2月15日,广州市旅行社取消国内外旅游团队12466个,总人数21.45万人。

【16:00】

最熟悉的陌生人:看见快递小哥像是看见亲人

最近几天,韩璐的午睡都是被快递员“叫醒”的。春节疫情暴发期间,小区周边的快递加盟网点许多都关闭了,京东快递小哥就成为了韩璐生活中最记挂的那个熟悉的陌生人。整个疫情期间,韩璐每天都要在京东上关注各类防护物资和生活物资的信息。让她庆幸的是,很早她就在京东上抢到了消毒液、口罩等物资。此后,每天必做事情就是收快递。

上午9点,当韩璐在家体会现实的居家办公的时候,给她送快递的京东小哥李辉已经在路上奔波了一个多少时。李辉表示,他的车内总是堆积如山,生鲜、粮油、酒精消毒液,很多都是整箱整箱的订单,每天好几百单。今年过年选留下了值班他,每天不是在装快递,就是在送快递的路上,一刻未曾休息。李辉在路上奔波的同时,他的2700多个同事也同样在广州的大街小巷忙碌。

“累啊,每个人都很累,可是如果我们都不送,大家生活怎么办?只能坚持。”李辉说,有时候送完快递,和同事聚在一起聊天的主题无外乎三个,一个是互相吐吐槽有多累,一个是期待疫情什么时候嫩过去,还有就是分享下今天客户什么举动让自己觉得很暖心,“吐槽归吐槽,干还是要接着干,大家都等着我们呢。”

每天,韩璐除了接到李辉的电话外,她还像许多和她同样被迫“禁足”的网友一样,还解锁了关于取快递的N种无接触方式。韩璐想着自己以后也能养条狗,希望能像网友一样让宠物狗拖着小车取货,甚至远程遥控打开车后备箱让快递员直接投入包裹就走……约定的方式取快递,分分钟演绎谍战剧里秘密接头的架势。

【18:00】

靠外卖“续命”:送餐小哥最常挂门把手

做饭0技能的陈程在疫情期间全靠外卖在“续命”。每天中午12点和晚上6点,她都会准时打开手机上的美团外卖下单。陈程告诉南都记者,疫情期间营业的商家数量有限,家附近能送的外卖都被她“翻过牌”。

由于所住小区实行全封闭管理,她每次都要全副武装:口罩、手套、眼镜一个也不少,等外卖小哥到门口后才能“交接”,“双方基本不怎么说话。”美团外卖的配送小哥小胡告诉南都记者,大多数陈程们都选择了“无接触配送”,其中47%的网友选择让送餐小哥把外卖挂在门把手上,15%的消费者选择让送餐小哥把外卖放在门口。

对于部分居住在非小区的独栋居民楼用户,小胡表示一般都会送上楼,但也只是放在门口或挂在门把手上,“下楼后会打个电话和用户确认下是否送到了。据了解,疫情时期,美团外卖的配送小哥日均送出的订单量最少也有五六十单,工作量不小。但小胡认为,也正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感受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

【19:00】

医生线上疏导:原来是虚惊一场

自我居家隔离的14天内,吴小明同大多数在家憋疯的网友一样,煲完了年前没时间看的三部美剧,他甚至还按日期收集了所有与生活相关的凭证,却发现只有外卖和快递单。租住的淘金单间,没有冰箱,只能叫外卖,或是留在老家的老婆帮他在京东上买些八宝粥、泡面。最难熬的并不是一个人宅着,而是他总觉的自己生病了,“早上起床胸闷气短、脸有点发热,或夜晚干咳,都会很焦虑。”

晚上7点左右,他出现了轻微腹泻,隔离期不想外出就医,又担心交叉感染,最后只能求助于线上。医生在线问诊后确定,是由生冷食物引发的消化不良。

疫情期间,不少人同吴小明一样求助于京东在线问诊。京东健康数据显示,自1月26日推出免费医生咨询服务以来,在线问诊平台累计服务超200万人次。其中,发热感冒之外,出现疫情焦虑的人们也通过线上寻求心理疏导。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副院长何红波每天会抽出时间回复在线问诊的人,不少像吴小明一样的年轻人前来咨询,“疫情之下,除了生物性传染,另一个是情绪性传染。我们医院开通了抗击新冠肺炎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一周前,又联合京东健康建立网络咨询服务平台,包括专家、临床心理科和精神科医生等共68位医生在线,帮助疏导因疫情引发的心理问题。”何红波说,他希望更多人能开口寻求帮助,“接下来还将重点为ICU的医务人员提供心理咨询。”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很多人像郑晶、邓昕、韩璐那样,改变了生活方式,也有一群人像英语代老师、快递小哥李辉、电商采销李玉嫦那样,在这特殊的时期,成为最离不开或者最期待的人。

广州,这座2000万人口的城里,许多人如此相互需要,通过一个手机彼此的联系方式虽然不一而足,但他们的语言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期待:疫情早点结束!

出品:南都商业数据新闻部采写:南都记者 黄培 傅晓羚 马宁宁 徐冰倩 汪陈晨策划统筹:甄芹 田爱丽制图:李蓓